Bang bangbang!

我的目标是,将丑画进行到底!(◍•͈⌔•͈◍)

存档 【叶乐】军旅paro

队里多数人都是刚刚经历魔鬼训练的兄弟,也都知道我对叶修锲而不舍的追求心意,还有习以为常的观看我被叶队拒绝,被叶队惩罚,被叶队暴击。

好在我比他们官大一级,能压着那些小子,不许他们瞎叨叨,班长可不是吃白饭的。

这次任务又是深夜紧急,我清点完人数转身端正帽檐看向叶修点头示意完毕,他回应之后便开始下达任务及基本作战计划。

一个半小时后,十五人小组整出发。

关键词有三——“边境走私军火”,“大量枪支弹药”,“外国军人看守”。坐在卡车后面晃荡时我满脑子想着这次实战,这是整个班除了叶修之外的第一次真正的战场,就要第一次感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人杀人了,叶修告诉我这迟早会来,让我受不了就趁早滚蛋。

我固不会听他的,以前也会觉得以一抵百的大将军酷毙了,可一时竟忘了那是杀光了一百个人才能喘息的精气神儿。我不知道他们说怎么样克服死亡,尤其是当知道那个死人是自己亲手干翻的那种感觉,我还没动手,就要喘不过气来。

脑子想的多了,一时间没注意急刹车,膝盖直直磕在旁边直角棱上,好在叶修及时逮住我的后脖儿。

“放松点,我知道你在怕什么,可你怕了,你就不配当军人。”

我费力挣脱他的束缚,心里一万个问号盘旋,假若我们杀错了,假若他还是未成年人,假若……“我是军人。”嘴上已经断开脑子的想法先一步告诉他自己的态度,不禁懊恼,军人真是嘴快啊。

兄弟们一个接一个下车,在车上早就分好了组,我和叶修作为a组从西南角直面突击,其他各组不同方向勘探。

耳机里频道什么声音都没有,叶修在我前面观察前视情况我一边紧随其后一边注意后方。

“趴下!”来自叶修的指令使我一瞬间趴在了地上,下巴直直磕上就像是为我准备的突石,好在我眼睛瞪的足够大愣是没发出来一点儿声音,等敌方探照灯转向时才倒吸一口气。

“一楼我来,有人支援,半分钟后二楼你上。”叶修简单交涉任务,几秒后在我脸前摆了行动的手势。

距离十米时粗略测量了二楼高度,加速跑几步一手扶着底楼阳台沿脚踩水道管,迅速借力蹬脚往上爬,二楼显然是敌方狙击点,无玻璃,一手撑住翻身进了窝点。身形才端正端着枪环视就听见楼下的枪声,队长已经行动。

靠门侧快速检查楼道,火力基本被一楼吸引,只有东侧有一个目标。

用力置枪的时候会硌的脖子疼,我现在端着枪,好像那人还没有注意到我,我离他越来越近。

耳机里的声音惊动了我,步子滞了,摩擦地面的声音瞬间使他警觉转身和我相持,一时间都不轻举妄动。

“张佳乐,开枪!”

叶修的声音猛的从我身后砸过来,听到命令,我压根儿没来及思考,子弹便精准无误的爆了头。

后来叶修说任务完成了,我似乎依然在恍惚。

他把我环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拍着背,我知道这是军队里最好的安慰方式,身子却远没有我想得放松。

左眼被眼泪迷得看不清前面倒在地上的那张脸,上一秒他和我年纪相仿,和我一样有父母亲人,和我一样有亲密的战友和喜欢的人,这一秒,他变得冰冷。

叶修果然和人不一样,冷着眼教训我,我连忙憋回去了眼泪听他骂着,他说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前面是刀山火海你要闯,前面是敌人你要打,前面是鲜花你要踩。命令是一切,命令是所有,你不打他现在倒的就是你。

“你不能为了敌人的艰苦而去怜悯,不能为了敌人是孤儿而去心软。你不知道他艰苦是他自愿,你不知道孤儿有没有失掉心,你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和你一样的怜悯。放下你可笑的圣母情怀,你当军人,你当战士,就要杀,就要被杀,不想死,就让他死!”

一字不漏的全钻进我的耳朵,我好像突然麻木,第一次没有怼叶修,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仁爱觉得他说的对。

被叶修搂着的十分钟终于被叶修一句“得了,我手酸死了”潦草收了场。

上了卡车我才看到大家脸色都和我差不多也就叶修一个人傻逼似的生龙活虎的给我们传授经验,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也装模作样的安抚一下身边的队友。

“张佳乐,这什么意思?”滔滔不绝完叶修一屁股坐我旁边灌了口水朝我比了单手食指和大拇指按在一起微微错开的手势。

“在战场上,那是:放心吧,一切都会按计划进行的意思。”我犹豫不决给出正确答案,引以为傲的基本常识记忆在任何时候都难不倒我。

“错了,张佳乐你怎么一点不与时俱进,这才20岁啊…”叶修脑袋凑过来叨叨,我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背的手势密码可是今年最新款,怎么有误?

“你说是什么!”

“是,爱心啊。”

卡车驶至一个路障顿了一下,嘴唇与他的接触,触感温暖,然后转瞬即逝。

评论(1)

热度(7)